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义务教育阶段新生分班多复杂?开学前班主任电话接不停

雪中悍刀行 

调查动机

关于义务教育阶段新生分班的讨论由来已久,一些学校按师资力量、学生成绩分“重点班”“实验班”的做法让不少新生家长产生“分班焦虑”,继而出现一些家长“走后门”“跑路子”的现象。今年秋季开学前,不少地方出台规定,提出采取抽签、“砸金蛋”等方式分班,其目的就是为了消除一些家长的“分班焦虑”,保证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资源均衡。义务教育阶段的分班究竟有多“复杂”?怎样均衡合理分班、实现义务教育法的立法本意?《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为了杜绝找关系、请托的现象,浙江金华红湖路小学使出新招,通过“砸金蛋”来分配一年级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

开学在即,各地纷纷采取相关措施规范义务教育阶段的新生分班。

据媒体报道,不久前,广东一所中学举行了初一所有班以及高一5个平行班的分班抽签。

为何要采取抽签的形式给新生分班?《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义务教育阶段分班的复杂性要超过人们的想象。

考试分班成学子共同回忆

对于许多过来人而言,分班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现在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的王静是北京某重点中学的毕业生。

“我们进校就有分班考试,根据学生考试成绩分到实验班和普通班。我比较幸运,分到了实验班。”王静告诉记者,当时一个年级有400人,10个班,每班人数都一样。

“我记得当时分了3个实验班,现在也有。其实,这3个班也分上中下,有1个班会稍微好一些,因为老师好。”王静说,3个实验班也有走后门进来的同学,不过人数不多。

“初三冲刺时,每个星期六都会补课,当时是全年级前多少名和倒数多少名的同学来上课,一个是为了拔尖,一个是为了不拖后腿。我觉得分实验班和普通班挺好的,实验班的学习氛围很浓厚,想掉队都不行;普通班也不是没有成绩好的,只是很少,学习环境不是很好,成绩数一数二的学生也可能慢慢掉下去。”王静说。

来自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的李勇曾经就读于北京某知名大学附属中学,他读初中时就是普通班的学生。

“当时,我们一个年级有6个班,每个班30多人,都是考进来的,然后按照成绩高低排名分班。一班最好,二班次一些,接下来就是4个普通班了。其实感觉两个好班的师资力量并不是很强,反而较弱的班级师资力量更强;好班都是年轻老师,学生自己很自觉很听话,都不需要管,弱班的学生难带一些,会选比较有经验的老师。”李勇说。

李勇告诉记者,他上初中时,学校并没有额外组织补课或者其他教学服务,很多同学都是去校外的培训机构、辅导班补课。“我觉得分好班、弱班并没有很大影响,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开学前班主任电话应接不暇

如今,分班依然存在。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明光村小区付女士的孩子今年上初一,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已经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考试,现在就是在等分班的情况。

“说实话,我也找了一些亲戚朋友,看看能不能把孩子分到好一点的老师班上。老师能力有不同,有经验足的‘老骨干’,也有刚毕业的‘初生牛犊’,各个班的班主任能力也不一样。我们很多家长都组微信群在讨论哪个老师更好,或者哪个老师更有经验。”付女士说,“我们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都希望让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和我丈夫都是朝九晚五的工作作息时间,孩子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学校度过的,所以选一个好老师、负责的班主任特别重要。大家都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父母肯定希望给孩子最好的条件。”

除了北京,分班问题在其他地方也存在。

据媒体报道,距离开学仅余半月,某地部分优质中小学校长、班主任玩起了“失联”,电话打不通、微信留言如石沉大海,就连QQ签名都直接变成“闭关勿扰,失联勿忧”。他们唯恐开学分班在即,人情干扰过多招架不住。

江西省南昌市某中学的陈老师从事教育行业近25年,连续10年担任班主任,多次被评为校学科教研组长、校优秀班主任。

陈老师向记者证实,在每年的寒暑假末,都会有大量电话打进来。

“我也不知道家长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特别是8月25日之后,要求分到我班上的学生家长的电话可谓是‘络绎不绝’。我知道,这是对我工作的一种认可,但是我也没这么大的能耐啊。”陈老师告诉记者,自己学校一个年级350人左右,分6至7个班,一个班不到60人。

“我记得有一年,有将近40个学生家长打电话来说要把孩子换到我班上,但一个班才不到60人。确实,我们班主任之间会有少量的学生交换,换一两个自己亲戚朋友的孩子很正常,这也是‘等价’交换,但是大批量的转移肯定是不行的。每年都有年轻的班主任上岗,补充新鲜血液,年轻的班主任有自己的魅力,能和孩子们打成一片。像我们这种40多岁的老班主任,比孩子家长年龄都大,有时候很难和孩子们交流。”陈老师说。

“快慢班”不符义务教育目的

对于分班现象,来自教育主管部门的人士也有自己的思考。

北京市某区教委负责人徐先生从事教育工作二十载,对教育现状颇有研究。

“古语云‘因材施教’,对于不同的学生,你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去教学。现在义务教育阶段,大多数学校都有分所谓的‘快慢班’‘实验班’‘火箭班’‘零班’等,这个举措确实可以让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吃饱’,但是并没有切实考虑到成绩中等偏下的孩子。凤毛麟角的总是只有那么几个,何况义务教育是要让每一个适龄儿童享受相对平等的教育资源。”徐先生说。

据媒体报道,广东省教育厅相关文件规定,义务教育阶段要规范编班级行为,学校实行师资均衡配置、学生随机均衡编班,严禁以各种名义变相编重点班。

“广东省的新规事实上是让义务教育往前又迈了坚实的一步。”徐先生说。

“从古代流传至今的‘因材施教’并不是从教育的起点开始,而是从教育的‘中部节点’开始。在每一个孩子都有一定的知识储备能力、一定的文化水平的时候,才能开始讲求‘因材施教’。义务教育的根本目的是让每一个适龄儿童都能够达到近乎同一高水准的教育‘中部节点’,即初中毕业;之后的教育之路由自己选择,让孩子本人对自己因材‘思’教。”徐先生说。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受访学生均为化名)

在积累很多经验后,是时候开始研发中国自己的模式了。

11月19日,浙江省首例环境污染追究刑责案一审宣判,邓善飞犯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当前文章:http://dyjpten7.nxein.com/lbtzqx.html

发布时间:2017-09-25 00:29:06

农业银行  同桌的你  国光帮帮忙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搏击俱乐部  新网球王子  八哥  黑金  超级访问  御姐